泽雨无偏心田受润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6日

  泽雨无偏,心田受润是古代南朝梁文帝的一句名言。大意是雨水不偏心,不仅滋润大地,也还同时滋润着人心。在今天讨论建设幸福广东的这个话题之时,本人之所以此为题,是想借喻雨水来阐述个人对幸福建设问题的一些看法。

  幸福是什么?恐怕这是随着社会幸福建设的展开而被问到的一个最多的问题,或者也可说是一个最难以明确解答的问题。其实,对于大多数民众来说,感觉幸福就象浮云,高高地飘在天上,可望而不可及,或者说是不知何时可及。而我们现在开始要做的事,就是要让这高高在上的幸福的浮云,化作幸福的雨水降落于南粤大地,降落于普罗大众。

  我们知道,要想让天上的浮云化作雨水降落大地,必须要有一定的主客观条件的。一是云团增大、水量增多,二是要有适当的空气气流。而我们今天的建设幸福社会的社会形势也恰如此。比如:由云化雨的条件之一是云团增大、水量增多,也可以理解为幸福是必须建立在一定的物质条件这个基础上的。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战略,已经使我们的国家积累了相当的物质财富,经济总量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广东更是走在了全国的前列,成为了数一数二的经济大省。也就是说,我们的已经具有了将幸福的浮云转化为幸福的雨水的物质基础了。那么由云化雨的条件之二要有适当的空气气流,这在我们广东来说,就是已经形成了建设幸福广东的政治和社会的氛围。如广东省委今年提出的广东十二五发展的核心,是要加快转型升级、建设幸福广东的战略思路。并且,在10月11日,广东省委、省政府向社会颁布了幸福广东指标体系,掀起了宣传幸福广东、研讨幸福广东、建设幸福广东的热潮等等。这就是形成了有利的空气气流。

  主客观条件都具备了,问题关键是这幸福的雨水如何才能及时、公正、真正的降落到最需要的地方和最基层民众的头上,起到古人说的泽雨无偏,心田受润的效果。我认为重要的问题是要教育各级管理者真正转变思想观念,不要把幸福建设仅仅当作一种策略,仅仅是为了达到或应付一项阶段性的任务指标,甚至仅仅看成是物质方面的往下拨钱的事。应该把为人民谋幸福当作人民政府责无旁贷的职责,当作我们长期不懈的奋斗目标。《东方红》之所以把比喻为东方的太阳,就是因为他为人民谋幸福。的宗旨为人民服务,其远大目标也正是为了人民谋幸福。因此,不论社会对幸福一词有多少种解读,作为政府只有一种解读,就是为大多数人民群众谋幸福。

  广东当前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发展的不平衡的问题。我曾在为广东十二五规划征文中提出了粤三角的概念。粤三角顾名思义,就是指广东的粤东、粤西、粤北这三个区域。

  现在是发达的珠三角与落后的粤三角,其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已经相当突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被民间比喻为好比是欧洲与非洲的关系。因此,解决广东自身这个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应该是幸福建设的首当其冲的问题。

  解决粤三角与珠三角差距的问题,也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不是说广大的粤三角地区不差钱,而是相对而言缺少的是被重视的程度和政策扶持的力度。为此,我提出了三点:第一是将全省的战略重心从珠三角转移到粤三角。转移重心不是说珠三角已经过时,而是要拓展珠三角,解决珠三角发展后劲不足和广东发展不协调的问题。要在十一五双转移的基础上再往前推进一步,从扶贫输血式的权宜之计,转移到创新造血的战略之举上来。在这方面应该向长三角学习,人家三个省市之间都能协调发展,我们一省之内都协调不起来就太说不过去了。第二是对粤三角的行政区域重整河山。在粤东、粤西和粤北三个区域,要集中优势发展中心城市,力争使每个区域都有一个在全国都具有影响力的大城市,从而形成辐射和带动作用。同时,对那些不具备发展前景、不具备辐射能力的地方,就应该降的降、该撤的撤,该并的并,减少层次,减少扯皮,减少影响发展的一切负面因素。这样就形成在粤东、粤西和粤北,每个区域由一至两个中心城市加众多县级市的发展模式,全力做大中心城市,放手搞活县级城市,形成合理的城市群体,促进城乡统筹发展。第三点是制定与珠三角相对应的粤三角规划纲要,并且积极争取使其上升到国家战略发展的层面。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纲要对广东未来发展的重要程度,更具有国家战略意义。因为只有粤三角发展起来了,整个广东都形成平衡发展了,才能对泛珠三角区域起到真正的辐射作用,成为引领南中国经济发展的引擎。

  教育问题是幸福建设的一个重要问题。特别是广东提出建设文化强省,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要把全省的教育搞上去,通过重视教育,提高全省人民的文化素质,文化强省才能真正谈的上强。

  去年汪洋书记在建设广东文化强省座谈会上,对我在发言中谈到的文化强省必须在思想观念上转变到重视提高全体人民的文化素质问题时,做了这样的强调,他说我看到人民网的留言说:文化是人的文化,人有了文化,才有文明。我一直在思考文化强省建设时,我觉得任务最重的是全民文化素质的提高。这是一个非常艰苦的任务。我最近刚刚从俄罗斯回来,俄罗斯在最困难的时候,就是说物质生活最困难的时期,俄罗斯人、圣彼得堡人、莫斯科人还要听歌剧,就是说他把精神文化的消费看得非常重要,当然,我不是崇洋媚外。就是说每一个民族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方面。我们在广东建设文化强省过程中,如何提高全省人民文化素质,这是我们今后要长期进行的一项工作。这是汪洋书记的原话,说明文化教育的艰巨性和长期性,也说明我们在幸福建设过程中加强文化教育的重要性。

  在这里我认为,教育问题不仅仅是教育部门的事,应该上升到事关我们民族未来素质这个高度上来认识,力求达到全社会都来关注的程度上来。尤其在幸福指标的政策上要加大倾斜,只要是有关教育的问题,就应该按就高不就低的标准去保障落实,不要总是做亡羊补牢就是了。比如,只有遇到地震了,失去了那么多年轻的生命了,才知道我们的学校建设是如此不堪一击的;只有当学校的校车遇到车祸了,才知道我们的校车是如此的破烂,管理是如此的混乱。虽然,这些事并不是发生在广东,但引以为戒是必要的。

  农村的三农问题一直是我们国家的大问题,是关系到国家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甚至是国家安全的基础性的问题。我们广东也不例外,在粮食的问题、农民收入的问题、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问题、推进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问题、深化农村改革的问题等等,近年来都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应该说也还存在着相当多的问题,当然,也不是在此一下子就能讲明白的。但有一点我认为事关农村幸福建设中应该着重关注的问题,就是加强农村基础领导班子的建设问题。

  我们看到最近报道的全国村长会议,极尽奢华之能,一色的顶级豪华轿车。难道我们的农村真的这么富裕了吗?只能说是少数人真的富裕了,当然,首先是村长富裕起来了。相信这与我们的新农村建设的目的是不相同的。

  近年深圳拍了一个反映农村题材的电视剧叫《春暖南粤》,说的是粤东某地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是如何带领乡亲们改革致富的故事。故事的情节是感人的,媒体的评价也是高的,文化部也为其颁了奖,但问题是我们现实生活中,就太难见到这样的乡镇干部了。甚至是我们到故事取材的当地了解一下,群众都说电视剧是好看,反映了我们这里的山水风情,但这样的村镇干部我们倒是没有见过。

  这就是我们的现实,缺乏对农村真实情况的了解,仅仅是从数字到数字,从想象到想象,一旦问题积累到一定程度,出现的就是大问题。幸福建设问题,如果农民得不到公正的关注,他们不幸福,就谈不上真正的幸福社会,除非是被幸福。中国如此,广东亦如此。

  说了这么三点,意思就是建议我们的幸福建设,不能只是成为新的政绩指标,而是要真正地转变思想观念,使我们的幸福之雨,能够真正滋润到民众的心田里去,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编辑:admin)